崇禧塔身世到底是怎樣的?這篇碑文告訴你答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崇禧塔, 相信每一位端州市民 都再熟悉不過了, 關于它的“身世”你又是否了解呢?

   崇禧塔, 相信每一位端州市民 都再熟悉不過了, 關于它的“身世”你又是否了解呢?

  今天,小編向大家介紹

  崇禧塔“身世”的《崇禧塔記》

  

  △ 聶偉健 攝

  自古以來,人們都是逐水而居。人離不開水,水是人的生存之本。

  在我國,大凡古都、名城都是傍江河而建,正所謂“水旺而氣脈足”。穿城而過的江河,孕育了城市,也見證了城市的興衰、滄桑和輝煌。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馮夢龍《醒世恒言·第十卷》)

  所謂“浮屠”,

  就是人們常說的“佛塔”、“寶塔”。

  大凡傍江河而建的古都、名城,幾乎都有巍峨壯觀的寶塔聳立。如今浙江杭州市六和塔、安徽安慶市迎江寺塔等,都是名聞中外的古跡

  到了明代,產生了一種獨特的類型——文峰塔這是各府、州、縣為了改善本地的“風水”,而在特定位置建造的塔。它建造目的,或是為了震懾妖魔,或是為了振興人文,或是為了補全“風水”,或是作為該地的標志性建筑物……

  △ 1986年 崇禧塔 沈建平攝

  大凡傍江河而建的塔,無不寄托著江河兩岸繁衍生息的炎黃子孫祈望風調雨順、鄉土平安的理想與愿望,也承載著歷代生靈在殘酷的現實和惡劣的自然面前所有無奈與酸辛!當時,一旦遇上洪水洶涌而來,肆無忌憚地漫沒田地、淹浸家園時,所有流離失所、背井離鄉的人們, 唯有建塔以祈禱風平浪息,鎮妖除魔。

  因此,在人們心目中, 塔成為一種象征、一種希望、一種圖騰, 成為一種來自于神靈無可估量的 巨大威力和降世神通!

  明萬歷十年(1582)九月, 肇慶府(今廣東肇慶市)知府王泮 在府城東南部、西江北岸石頂崗 動工建造“崇禧塔”。

  王泮(1539-?)
字宗魯,號積齋,紹興府山陰縣(今浙江紹興市)人。明萬歷二年(1574),考取第二甲第三名進士。萬歷八年(1580),任肇慶府知府。萬歷十二年(1584),遷廣東按察使司副使,分巡嶺西道,仍駐肇慶府。

  崇禧塔不是人們所說的“佛塔”、“寶塔”,

  而是“風水塔”。

  它并非源于“寶塔鎮河妖”之說,

  而是取“文運興旺、鴻福無疆”之意。


 

  理睬 攝

  萬歷十五年(1587)七月,廣東按察司副使兼分巡嶺西道王泮撰寫了《崇禧塔記》,且立碑以垂永久紀念。該碑高1.90米、寬1.10米,暈首,碑額為篆書,正文為楷書,端硯石。該碑原存于崇禧塔西側的山陰王公生祠,今存于崇禧塔內。

  原文:

  崇禧塔記

  賜進士第,中憲大夫,廣東按察司副使,奉敕整飭兵備,兼分巡嶺西道王泮撰文。賜進士第,奉政大夫,南直隸鎮江府同知,郡人陳一龍書丹。鄉貢進士,文林郎,北直隸新城縣知縣,郡人何其中篆額。

  肇慶郡治,地脈自西而東,南有大江,北有瀝水。順流東下,若建瓴,然非所以聚風氣,鐘靈秀也。萬歷十年,諸生言:“郡北故無堤,瀝水環繞。自成、弘后,瀝為堤捍,上自桂林,下至羚羊峽,滔滔而東。其氣不聚,人材遂如晨星,未可盡歸于人事也。石塘故有水道通江,請復之。”無寧茲洼下田塘,亦藉以殺潢潦泛□,業鑿渠導瀝,自北而南,由東郊至小市石頂入江矣。諸生復言:“小市石頂,隱然郡之左臂,其趾方丈,其石磊砢,其地綰長江下流。賴大夫之靈,通瀝于江,如形家言,則此乃捍門哉?請建浮屠其上鎮之,便。”余難之曰:“若何淫于佛氏之說乎?”諸生曰:“天傾西北,故水東南馳。夫其馳于東南,天地無如之何也。然則河有砥柱,于入海則有碣石;江則有滟滪,于入海則有金山。若以障其瀾而回之者,碣石、金山,人之所不能為也;浮屠,人所能為也。輔相天地之宜,非大夫誰任?樂有龠,橐亦有龠。其物雖同,其為用則異。茍吾用而便,吾何以其名為?”余曰:“諾。”既一年,穧(禾秉)豐登,萑苻衰息。乃布命竟內,若□居族姓鄙師□長以迨。黃耇聞命奔走,庀材鳩工者不謀而合。于是,奠趾廓基,為梯者九,觚而面者八,高以尺計,可二百所。糜銀以兩計,凡三千有奇,皆醵金不出帑一錢。董之者,邑人、知縣譚君諭也。始壬午九月,迄乙酉四月告成。遠近觀者,舉欣欣色喜。余曰:“天下也,孰非時為之哉?”夫天地之氣,渾(氵亟)磅礴,郁而復流,其靈粹所鐘,清淑所畜,恒需久而泄。迨其泄也,不能無助于人。則人與天交相贊者,不能違乎時也。浮屠議非一日矣,往往格于道謀,今一倡而舉,事不三年而成。拔地摩霄,金碧輝映,其基磐勢拱,不巘不泐,峭然若卓筆,若端笏,若奇峰之峙。說者以為文運之應,非耶?西江之水,千流萬派,汪洋奔湃。至于石頂,若拱若揖,去而復留,(氵亟)精萃氣,斯固融潔于千萬載之前,于茲而發。濟濟多士,應運而興,儀上國而禎王家。故令鴻造,創于一時,而余適遘其時也。況倡一和萬,如響斯應,富者輸財,窶者出力。子來丕作,無寙無墮,可卜人心之和矣!夫作事者時,倡時者氣。一時人士踴躍奮迅,思振其舊而新之,圖文運之昌,殆非虛語。不然,孰鼓舞?是諸生勉,無負昌期哉。

  萬歷丁亥孟秋吉旦。

  (按:以下人名不錄。)

  

  △攝于1929年(網絡圖)

  碑文所說 “陳一龍”(1528-1614),字見甫,號雨寰,別號湖洋逸叟,肇慶府高要縣桂嶺鄉水坑村(今屬肇慶市鼎湖區)人。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考取第三甲第二百二十五名進士。 隆慶二年(1568),授文林郎,任金華府(今浙江金華市)推官,后遷鎮江府(今江蘇鎮江市)同知。 萬歷三年(1575),因與權貴道義不合,被罷官。

  碑文所說 “何其中”,今肇慶市鼎湖區沙浦鎮桃溪村人。舉人出身,授文林郎,任保定府新城縣(今河北高碑店市)知縣。
值得一提的,就是《崇禧塔記》中所說 “糜銀以兩計,凡三千有奇,皆醵金不出帑一錢”之句。也就是說,當時建造崇禧塔所耗費的三千余兩白銀,全部是由民間籌集,“公家”連一兩白銀都沒有出資。

  

  △ 梁亮 攝

  萬歷十三年十月初四(1585年11月24日),意大利籍天主教神父利瑪竇(Matteo Ricci)、羅明堅(Michele Ruggleri)在崇禧塔旁側建造的“仙花寺”竣工落成,共用了六百多兩白銀。

  

  △ 利瑪竇畫像

  可見,

  崇禧塔造價是仙花寺造價的五倍。

  從建造崇禧塔的“工程款”來看,

  不難看出當時百姓對于

  人文興旺、人才輩出的渴望

  和重視的程度之高。

  

  再說,崇禧塔建成后, 王泮在高興之余,感觸頗深, 揮毫寫下 《崇禧塔成志喜》詩。 詩云:

  九層嶻岌控羚羊,日射金輪散寶光。

  危構不煩千日力,靈成應與萬年長。

  懸知窟是龍蛇蟄,會見人題姓字香。

  極目五云天闕近,雙鳧直欲趁風翔。

  △ 詩中所說“羚羊”,是指西江羚羊峽。

  此后,

  西江南、北兩岸相繼建成了

  文明塔、元魁塔、巽峰塔。

  文明塔

  位于西江南岸的新興江口西側。明萬歷十六年(1588),為了振興文風,培養更多的人才,以及點綴風貌,肇慶府知府鄭一麟在鎮塘崗頂建塔。因該塔與肇慶府學宮文明門隔河相對,故名。民間稱:凡是該塔的上空出現烏云翻滾,高要縣(今高要區)南部一帶和周邊地區必定有風雨,故又稱“云雨寶塔”。

  

  △ 啊偉哥 攝

  元魁塔

  
位于崇禧塔東側,南臨西江。明萬歷三十一年(1603),肇慶府府城東郊金津坊(今黃崗街道渡頭村)的梁挺芳、梁挺高兄弟倆同科中舉,轟動鄉里,好不熱鬧!天啟三年(1623),兄弟倆仕途暢順,回鄉建塔,取名“元魁”,以作紀念,一是報答家鄉的培育之恩,二是鼓勵梁氏士子考取功名。

  

  巽峰塔

  
又稱“烏榕塔”,民間有“文峰塔”之稱,以所在的方位命名。矗立在西江南岸的烏榕崗頂,位于新興江口東側,地處于肇慶府府署東南方。該塔始建于明天啟四年(1624),由廣東巡按御史王命璇倡建,后由廣東布政司右參政蔡善繼續造,于天啟七年(1627)竣工。

  

  △ 周永徽 攝

  儒家重要經典之一的《易經》所說“方位”,謂東南方是“巽”,屬“木”,乃“風”。堪輿學說認為:凡是不利或不發科甲者的地方,宜在“甲”“巽”“丙”“丁”之處立“文筆塔”。只要該塔高于別處,即可有利或大發科甲者。

  由此可見, 矗立在西江南、北兩岸的 明代“肇慶四塔”, 都是 以興文為目的的“風水塔”

標簽:文化資訊,崇禧塔

網友評論:

熱門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