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手機系他人沒收,遇害老師被學生稱“媽媽”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幾起被媒體廣泛報道的“殺師”案件,帶給教育工作者的負面效應難以估量,尤其是當人們發現,遇害教師往往被認為是認真負責、關心學生的好老師,更讓人心寒。許多網友感慨道:什么時候,人民教師也成為了高危職業?

 1月7日,西安市第六十六中學照常上課,可校內辦公室一位教師的座位,卻“永遠”空了下來。五天前,一名學生將利刃刺向了一位即將到退休年齡的老師。

1月2日晚上9點左右,一個高瘦男生短時間內三次出入進入該中學的教師辦公室。他最后一次進入辦公室后不久,隔壁教室的同學聽到了一位女教師呼喊救命。學生們聞訊而去,發現了倒在血泊中、55歲教政治的周老師。

學校的監控顯示,襲擊周老師的嫌疑人是高三寄宿生李某天。在當天晚上9點52分,李某天翻墻逃離學校。

在李某天逃離之后不到10分鐘,周老師宣告不治。她當時被送往距離學校不到2公里的三甲醫院長安醫院進行搶救。

1月7日上午,西安某協辦此案的派出所民警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李某天仍未歸案。至截稿,未有其他消息顯示該犯罪嫌疑人已落網,疑似仍在潛逃。

行兇

公開資料顯示,西安市第六十六中學創辦于1959年,是陜西省重點高中、陜西省示范性高中。根據校方的通報,李某天為該校高三寄宿學生,當天由于晚自習期間玩手機,被值班老師小金發現并予以沒收。

此后,李某天兩度到教師辦公室想找老師要回手機,由于小金不在,他便返回教室。周老師與小金老師同一個辦公室,但并非李某天的任課老師。沒有人知道,他第三次來辦公室時發生了什么。

等到學生們看到倒在辦公室門口的周老師時,李某天已經逃離了現場。

案發后,西安市公安局抽調刑偵局、經開分局相關警力成立專案組,開展偵破工作。根據警方的協查文件,李某天身高約一米九,年少有力,而周老師已經55歲,即將退休,根本不是少年的對手。

案發時辦公室并無他人,沒有人知道李某天是否攜帶兇器,更沒人知道他為何要將利刃刺向多數學生眼中溫和可親的“周媽媽”(學生對周老師的愛稱)。

“之前被她好好保護過,我們卻再也不能好好保護她了。”已經畢業的學生小娜(化名)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我的班主任,是畢業前會給每個學生寫明信片、開學前提前給我們開好教室暖氣、把我們當親生孩子的周媽媽啊!”“我高二時哮喘病犯了,是周老師把我從四樓背下去抬上救護車,并一直在醫院陪護,還墊了醫藥費。”許多自稱是周老師學生的網友在新聞的評論區懷念她,還有已經畢業的學生特地回母校,給周老師獻花、希望送她一程。

(周老師生前的板書,開學前幫同學們先把暖氣打開 圖/學生微博)

“他在的班是重點班,屬于文科班的第二檔次的班。”有知情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李某天平時性格并不張揚,也不與同學起矛盾,只是話比較少。

“高三了,學生重心放在學習,也不大關注一個話少的同學。”此外,該知情人士表示,事情發生后,與周老師共事多年的老同事“這么多天眼睛都是腫的”,心理醫生已經進學校,對師生進行心理疏導工作。

而關于嫌疑人李某天,學校噤口不言,只在通報中提到了他成長于“單親家庭”。目前沒有媒體報道提及其更詳細的成長背景。1月7日上午,西安某協辦此案的派出所民警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李某天仍未歸案。

恐慌

中國社科院少年兒童研究中心主任童小軍曾多次接觸過少年暴力事件。在她看來,李某天的犯罪行為更接近于一種應激反應,“他被激怒,但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師、犯罪心理學學者張廣宇此前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也提到過,青少年大腦額葉部分的發育尚不完全成熟,更容易沖動。

而李某天的暴戾,讓許多人一下子聯想到兩個多月前,四川那個持磚砸老師的少年。

2019年10月24日,四川眉山市仁壽縣城北實驗初中,一個穿著校服的男生顏某尾隨老師進入教室,隨后迅速將隨身攜帶的板磚重重砸向那位老師頭部,短短10秒,一共砸了9次。老師當場倒地,被認為是“特重型顱腦損傷”。該男生行兇的理由,僅僅是因為“在校園內騎自行車被批評了”。

而大多數學生對被砸老師的人品、師德贊譽有加。“很溫柔的一個人”“是為盡責的班主任”……甚至,曾經在顏某通宵未歸、家長束手無策的情況下,該老師半夜尋人將其送回家。該老師的同事曾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或許是長期的負責管理,反而讓學生產生報復心理。

而近日遇害的西安第六十六中的周老師,顯然也有著高度職業道德,哪怕不是自己教過的學生,也愿意去關心教育正因為如此,讓許多有志成為人民教師的學生,或者已經在教師崗位上工作的年輕人心有惴惴。

相關評論中,不乏表示“看到這樣的新聞打算放棄考教資(教師資格證)了”“以后不要太負責,學生不服管教就隨他去吧”……

就在周老師遇害后一天,1月3日下午,同樣的悲劇再次發生,海南省澄邁縣第二中學男教師徐某壯在校園內被殺身亡。兇手是徐老師以前的學生,已經落網,目前殺人動機未明。

幾起被媒體廣泛報道的“殺師”案件,帶給教育工作者的負面效應難以估量,尤其是當人們發現,遇害教師往往被認為是認真負責、關心學生的好老師,更讓人心寒。許多網友感慨道:什么時候,人民教師也成為了高危職業?

追溯

童小軍關注到,此次“殺師案”犯罪嫌疑人為寄宿學生。“不針對李某天,只是講大趨勢。”童小軍憑借多年的研究經驗、數據得出結論——寄宿學校的孩子更容易出現心理問題。

“最容易出現的是同伴之間的欺凌,同樣心智不成熟的少年做出來的事情,可能比成年人更殘忍。而寄宿中出現的問題,如果學校老師沒有及時發現、介入,甚至學生尋求幫助之后,學校卻沒有能力、沒有一個制度安排去解決問題,后果難以想象。一旦學生情緒失控,受害的可能是任何人。”

童小軍表示,由于缺乏細節佐證,李某天的犯罪心理難以具體分析,但此類案件不應僅僅停留在案發現場。“還有可能問題來自家庭,卻讓學校、老師去承受了苦果。所以,我們更需要關注的是,這個孩子在實施暴力之前發生了什么,他的家庭、成長背景是怎么樣的。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去總結經驗教訓,避免更多的悲劇發生。”

跳出聳人聽聞的案件本身,教書育人的大環境也隨著時代悄然改變。上海師范大學人文與傳播學院副教授石力月認為,當下衡量教育好壞的尺度,主要集中于“教書”層面各種可量化的指標,那些難以納入考核的“育人”準則卻在不斷地被邊緣化甚至放棄。

“健康良好的師生關系往往是出自‘育人’環節的,好老師對學生的影響從來就不僅僅是知識層面的,還應包括其對學生人生發展的深遠影響。”石力月觀察到,“育人”空間的不斷縮小,在很大程度上將師生關系異化成了“買賣關系”——我出售知識,你來購買,我出售知識服務,你購買知識服務。

“今天的家庭教育也很成問題。”石力月表示,一個理想的教育關系應當是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和家庭教育各司其職、相輔相成。“但是今天,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常常處于一個緊張關系中,不但進一步加劇了教師‘育人’空間的萎縮,甚至常常使得正常的‘教書’環節都成了問題。對教育的信心和對教師的信任,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消磨。”

標簽:教育新聞,教師,潛逃,割喉

網友評論:

熱門文章HOT NEWS